段景住
段景住原来是河北涿州一位贩卖马匹的好汉,会识别好马,以前为盗马贼,他在长城外盗得一匹好马,名叫“照夜玉狮子马”,浑身雪白,能日行千里。向梁山献马被曾头市夺去,后投奔梁山。为山寨军中走报机密步军四头领之一,后多次随宋江出征。征方腊时船破淹死,死后追封义节郎。段景住原来是涿州一位贩卖马匹的好汉,是一个盗马贼,能识好马,生的赤发黄须,江湖上人称“金毛犬” 。生平只靠去北边地面盗马。会识别好马,精通契丹语、西夏语、蒙古语。去到枪竿岭北边,盗得一匹好马,雪练也似价白,浑身并无一根杂毛。头至尾,长一丈,蹄至脊,高八尺。那马一日能行千里,北方有名,唤做“照夜玉狮子”,乃是大金王子骑坐的。段景住想把这匹宝马献给梁山泊作为觐见之礼,不料路过曾头市时马被曾家五虎抢去,段景住一个人逃奔梁山,报告此事。晁盖听后大怒,命梁山人马攻打曾头市,结果晁盖在曾头市中箭身亡。后来,段景住和杨林、石勇到北地为梁山泊购马,回程时又被郁保四全数盗去,献给曾家。

段景住原来是河北涿州一位贩卖马匹的好汉,会识别好马,以前为盗马贼,他在长城外盗得一匹好马,名叫“照夜玉狮子马”,浑身雪白,能日行千里。向梁山献马被曾头市夺去,后投奔梁山。为山寨军中走报机密步军四头领之一,后多次随宋江出征。征方腊时船破淹死,死后追封义节郎。

人物经历

人物出身

段景住是 涿州人氏,生得赤发黄须、骨瘦形粗,人称金毛犬,常年在北地以盗马为生。

梁山聚义

段景住久慕 宋江之名,有意投奔 梁山泊入伙,遂潜入枪竿岭,盗取金国王子骑坐的 照夜玉狮子马,打算献给宋江,以为进身之礼。 他在路经 曾头市时遇到 曾家五虎,被他们劫走宝马,只得逃奔梁山,将此事告知宋江戴宗又打探到曾家五虎曾扬言要扫平梁山。 晁盖闻报大怒,不顾宋江等人的劝阻,亲自率军攻打曾头市,结果中箭身亡。

宋江继任梁山寨主后,命段景住与 杨林石勇负责到北地购买马匹。 段景住三人采买骏马二百余匹,回程时途经青州,又被当地强人 郁保四全数劫去,献给曾头市。宋江大怒,率军攻破曾头市,夺回马匹,同时报了晁盖被杀之仇。

梁山排座次时,段景住排第一百零八位,星号地狗星,与铁叫子 乐和、白日鼠 白胜、鼓上蚤 时迁一同担任军中走报机密步军头领。三败 高俅时,段景住与时迁潜入济州,烧毁济州城楼与城西草料场。

南征北战

梁山受招安后,段景住随宋江南征北战,先后征讨 辽国、河北 田虎、淮西 王庆、江南 方腊

征讨辽国时,宋江因段景住熟悉北路,便让他引领军马前进,并询问附近州县情况。段景住知道前方是辽国要隘 檀州,并有 潞水环绕,便向宋江提出建议,认为应等水军到来,然后水陆并进。宋江采纳了他的建议,最终夺取檀州。

征讨田虎时,段景住扮作北军,随 琼英诈取威胜城。他与乐和一同夺取南门,并在城头竖起宋军旗号。

人物结局

征讨方腊时,段景住随水军作战,打算由海路攻至杭州城下,结果在驶入 钱塘江时被大风打破座船。他因不识水性,落海后溺水而死。后追封义节郎。

梁山兄弟情谊

关于水浒传中所宣扬的兄弟之情,在前一篇分析水浒人物的文章中(论水浒传中最可怜的女人),我已经把自己的看法论述的很清楚了,在此,上校就不赘言了。

梁山108个兄弟既然不能做到不分贵贱一碗酒,那么以我的观点来看:其108人中必然会出现亲疏远近之分,喜欢厌恶之感。在此结论的基础之上,我认为水浒传中,最让众人厌恶的,最不受众人待见的,当属水泊梁山的第108位上山者————金毛犬段景住。

段景住其人

水浒传中关于段景住的介绍很简单:段景住乃河北涿州人,原来是个马贩子,经常干些偷马卖马的勾当(呵呵,可以看出绝非善类)。他在盗得一匹宝马之后,准备送给宋江(我们暂且先不探讨其话的真实性),谁知在半路被曾家所劫,于是便揭开了梁山好汉攻打曾头市的序幕。归顺梁山后,坐最后的第108把交椅。征方腊时战死。尽管水浒传中对金毛犬段景住的描写不多,但窥看其中的细节,我们对于他不受待见的原因,亦不难有个大致的认识。

原因分析

在梁山的108将中,的确有鲁智深武松等忠义之人,但亦有不少像段景住一样的投机混世分子。下面我详细剖析一下段景住最不受待见之因:

归顺上山之风波。

在段景住上梁山求救时,他对梁山好汉们谈及其所盗取之马是送给宋江的,但被曾家所劫,梁山旗号亦受到了侮辱。从他所说的话中,就可以看到他多么不会做人。当时梁山的老大是晁盖,虽然有可能地位很大程度上受到了宋江的威胁,但段景住那赤裸裸的话语明显把事情挑白,无形中进一步激化了宋江晁盖的矛盾。我估计晁盖当时绝对是愤怒异常,于是便要借攻打曾家这一借口出邪气。而这一战中,晁盖丧命居然曾头市,这自然会引发老梁山人(即跟随晁盖同上梁山之众)对段景住的不满,譬如三阮兄弟和刘唐等人,他们肯定会想:若没有此人,哪里会失去晁老大呢?宋江和他的新梁山兄弟,当时也必会对段景住激化晁宋矛盾愤懑在心,但是随着最后晁盖的死亡,对段景住的怒火也就不了了之了。

自身实力问题。

在梁山上,山寨众人总体上是比较尊敬武艺高强者的,譬如五虎上将中哪个不是武功高强的呢?而智谋高人也会受到崇高礼遇,如神机军师朱武主掌七十二地煞星。但是段景住之辈却在文武上皆不可恭维。在文上,从当时看,他无非会说几国外语,如金国语言,辽国语言,蒙古语言等,可那时对外联系不像今天这么频繁紧密,况且他又是在农民起义群体中(非国家机关),会这些又有个什么用呢?呵呵,估计也许在大宋的外交部做翻译还有些市场;在武上,段景住的武艺打别人是很困难的,但被别人打或者打个马什么的应该很在行,可这种雕虫小技在梁山那个武艺人才辈出的大市场上是绝对不会混的开的。

出身不好

梁山人,特别是宋江,对出身还是比较看重的。也许由于他的出身低,对于原来出身特别牛的同志有一种先天性的崇敬感吧。如他对双鞭呼延灼的礼遇,对小旋风柴进的恭敬都很能说明问题。而段景住是个典型的社会下层小平民,对于宋江来说是没有什么深刻印象的,是不会受到很高提携的。而崇尚血火打拼,刀斧上阵的梁山众人对于一个偷马出身,生活手段卑鄙的段景住不光不会有什么重视,甚至还会有轻视之感。

没有靠山

在梁山混,靠山的确是很重要的。铁扇子宋清,为什么一个没有大实力的小农民,排名却是那么靠前?要知道排在他后面的人比他牛的可多的是啊。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因为宋清有一个最牛的靠山,呵呵,哥哥是梁山老大。很实际的,他自然可以得到一个体面的排名(相对于他实力而言),一个满意的工作(负责宴席摆放什么的,没有半点危险)。反观段景住呢?他没有帮派(如二龙山派,老梁山派等),没有老大撑腰,没有铁哥们儿(大概大家都不屑和他交往),就是在战斗中也只能和侯健等,那些没有靠山和帮派的可怜虫一起混了。段景住的生活肯定是不快乐的。呵呵。

对梁山的贡献值

梁山众人很讲求对山寨的实际贡献值。他们往往谁出的力越多,谁所受的尊重就越大,这也恰恰是为什么山上众多好汉争着抢着去完成高难度的危险任务的原因。108将中的柴进徐宁等人地位之高,就是与他们对梁山的突出贡献是分不开的。时迁可以说也像段景住一样,是一个鸡鸣狗盗之徒,没有多少真本领。但是他却在两军交锋的最危险时刻,挺身而出,运用自己仅有的一点小计量为梁山大业添枝加叶:屡屡获取敌人重要机密情报;他充当内应的例子更是屡见不鲜。可以很肯定地说,时迁已经将他的分内工作做到了及至,梁山明眼人都是心中有数的,而铁面孔目裴宣的功劳簿也是可以深刻说明问题的。相比之下,同是从事情报工作的段景住就差远了,不光没有像时迁一样得到大家的认可,更没有做出对梁山突出的贡献。大家忽视他,轻视他,不看待他,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上梁山的动机问题

段景住原来是偷马盗马的江湖游走者,虽说地位不高,手段很卑劣,但是凭着能在梁山混一把交椅的实力上看,对付一些江湖的小走卒应该不算什么大问题,而且在盗马贼这个行业里应该也是个老大的角色,吃香的,喝辣的,受人尊崇着,地位还是比较高的,生活水平也是比较高的,呵呵,虽说冒点风险,唉....那个年月,没有背景的小角色不冒风险能过好日子吗?这时,大家有可能会疑问,既然这样好,为什么段景住还要去梁山落草为寇呢?很简单,段景住在盗窃了天下宝马后,自然是万分欣喜,心想一定要找个好点的地方把他卖了,呵呵,足够几十年的生活费了。但就是这种美好的心态,却被曾家人给破坏了,他们不光把马抢去,还打了盗马行业的老大,这是何其屈辱啊。平时一直做人家老大,没有吃过亏的段景住这次终于尝到了屈辱的滋味。他怎么能甘心呢?凭着一时之气找上了梁山,诉说了此事,希望能够报仇雪恨,一雪耻辱。梁山正为了寻找抢夺目标发愁呢,呵呵,正好做个顺水人情。但最后的结果不容乐观,梁山老大晁盖死了。虽然曾家被打了下来,但是众人心中都是很悲伤和恼火的。而段景住呢?此时他的气已经消了,但是却有一份特大的恐惧涌上心头了:那就是他必须要上梁山入伙了,要远离他安逸的盗马生活了,要离开他盗马老大的崇高地位了,要冒着比盗马危险数十倍的处境去生活了(因为盗马充其量是判刑,而造反的却是要杀头),可他没有选择,因为梁山老大在名义上是为他而死的,若他不上梁山入伙,等待他的只有梁山兄弟的大砍刀。唉...没办法,还是上梁山做我的小配角吧。于是段景住了被上梁山。

作者的的安排

在《水浒传》中:在作者施耐庵心中,金毛犬段景住仅仅是个小配角,是个为晁盖招魂的黑无常,是个为演完108人梁山悲剧大戏的龙套演员,他是来为宋江做老大提供条件的,是来为梁山悲剧上演提前播报的,是来为赚取后人眼泪苦苦奔波的。

而我观之其他的作品中,段景住亦没有什么突出的表现,甚至有的作品把他描绘成了一个反面人物。

在《残水浒》中:段景住从北方回梁山后,企图令梁山好汉投降金国,关胜一怒之下将他砍死。在此,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小人,远远偏离了英雄的角色,居然做起了我们中国人最鄙视的汉奸行业了,当然,结果亦没有什么好下场。当汉奸,出卖大宋朝,只有死路一条,只有后人无尽的唾骂。

在《荡寇志》中:段景住负责守卫右关,交战时被庞毅所擒获,最后押赴京城凌迟处死。 在此虽然段景住不再是一个反面角色,不再是一个人人唾骂的汉奸,但是他还是没有摆脱悲惨的命运和可怜的结局。站在行刑的台柱前,孤独的段景住忍受着千刀万剐之苦,结束了自己可悲的人生历程。

在《贼三国》中:段景住还是一个可恨的小人角色。他入汉后投靠了南蛮子头领孟获。出兵帮助宋抗汉时被马忠、吕凯隔断于越隽城中,遭川兵弩箭射杀致死。呵呵,这几部作品几乎是同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段景住都没有好下场。不是做叛徒,就是被千刀万剐,相比起来,在《水浒传》中被水淹死还是段景住最好的结局呢。唉...可怜的小人物,永远的小人物,没有一丝好结局的小人物。

看来每一个作者都这样认为啊,他们没有必要把段景住塑造成像武松一样高大的角色,因为段景住天生就是一个小人物,天生就是一个不受人待见的小配角。

结束语

其实水浒传中的每一个人物都应是鲜活的。揭下水浒人物身上的神坛商标,还原水浒人物的血与肉,展现水浒人物的美与丑,让后人能够理性地认识和感知每一个水浒人物,亦不失一件有意义之事。